草榴社区最新地址3_草榴社区网址获取_2015影音先锋av撸色_草榴社区的最新地址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www.ydgjy.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男公关的一天

时间:2018-09-23 我揉了揉眼睛,现在才五点种而已,我是昨天晚上两点多睡的,哦应该说是今天凌晨两点多,本来是要继续睡的,但是我已经习惯了这个时候起床。
我刷牙洗脸后从楼梯一口气跑上了顶楼。已经是冬天了,所以天还没亮,我趴在地上开始做俯卧撑。本人以前最喜欢在黄昏锻炼身体,现在不行了,因为黄昏是我最忙碌的时候。
我在天台上停留了大概一个小时然后回到房间继续睡觉,因为工作的原因我必须有一副好身体,所以每天都重複着这样的事情,不管我前一天睡的多晚。
我是个公关,一提到公关很多人都会想到穿着职业装,手里拿着文件夹的长髮美女,可惜我和那样的公关有着本质的区别。我在一家五星酒店的休闲中心做公关,说好听的是公关其实就是拉皮条的。
说起来我做这一行完全是个巧合。记得五年前我来到这个城市读书,大学生活太无聊了,于是自己就想找分兼职来赚点外快。一次我在ic卡上打电话,发现有一张小纸条贴在那里,上面写着:长期招聘男女公关,月薪两万。真是有诱惑力的条件,于是我就去了,去了后我才发现我的脑子是多单纯。男的去了就是做鸭,女的就是去做鸡。但是那时候我的体格不太好,没办法勾起女人的慾望。
当时的经理看了看我大概是因为我长的还算可以吧,就留我在身边做个下手,算是个助理的工作。
现在想起我已经在这里坐了两年多了,这两年里连经理以及这里的小姐不知道换了几批了,也正是这两年的表现使我有了今天的地位和收入,虽然不像广告上说的月薪两万但是也是很诱人的。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八点多了,我起床走出了自己的房间来到外面的大厅里。大厅里几个工人正在搞卫生,我们这里只有上午这会才有短暂的安宁。
「谢哥,这么早就醒了。」大厅里负责白班的小李对我说。
我点了点头,「经理来了吗?」「刚到,正在和张姐在谈事情呢。」小李说。
「昨天的帐拿给我看看。」我说。
小李从服务台后拿出了一个帐本,「昨天张经理他们打碎了五个杯子,每个十圆。王经理带了四个小姐出台,台费两百还没有付。」「那几个小姐回了吗?」我问。
「已经回了,现在在睡觉吧。」小李说。
「张经理那五个杯子算一百,五十这个数不吉利,他那么有钱多出点也没关係。王经理的出台费一个加二十,还有上次他欠的一起把帐单给他打过去。」我说。
「好的。」我点了点头,然后拿着帐本走到经理室外敲了敲门。
「请进。」我推门走了进去,里面两个人,一个坐在办公桌后,另一个坐在沙发上。坐在办公桌后的就是这里的第三任经理,刘经理。我把帐本交了上去。
「昨天晚上除去各个小姐少爷的提成我们的收入是三千,现在基本上都到帐了,只有两个人,还欠着几百。」我说。
「嗯。」经理点了点头,「辛苦你了,坐啊,别站着。」我也坐在了沙发上。
「小谢,你这阵子怎么比我还忙啊。」坐在我旁边的人说话了。
「没办法,大姐你人有魅力,手下的人都听话。我这里就不是了啊。」我说。
「呵呵,瞎说。」她听了我一番恭维的话后笑着说。
「哪有啊。我说的都是事实。」我说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上,趁着经理看帐本的时候在她的大腿上狠狠的摸了几把。
她是这里的女公关,姓张。人长的很有味道,年纪大概有38左右,所以看起来特别的成熟。虽然同是公关但是她只是负责那三十几只鸡而已,而她本身就是从鸡这一行升上来的,所以管理起来也很有经验。
「哈哈,你们两个都太谦虚了,要没有你们咱们休闲部早就被其他的部门超了。」经理放下帐本说。
我立刻把手从张姐的大腿上拿了下来。
「对了,小谢,张大姐的事情你可以帮一下。」经理说。
「哦,什么事啊。」我回头看了看张姐。
「前几天这里来了一个雏,现在还没正式做呢,我担心她开始出来做会不太适应,所以想让你帮忙先去指点她一下。」张姐说。
「张姐的事情自然要去帮忙了。」我说。
「那我这里先谢谢了。」张姐笑着说,同时又她充满肉感的大腿在我的大腿上蹭了几下。
「经理,我先走了。」张姐站起来说。
「我也一起过去看一下,经理。」我说。
「好,有事的话我会再叫你们。对了小谢,王经理的台费先给他免了吧。」经理说。
「好的。」我说着走了出来。
一走出经理的房间张姐一把把我推在墙上还没有等我说什么她的舌头已经进入我的口中搅动起来,她的手更是熟练,迅速的伸到我的裤子里抓住正在休息中的阴茎。她的手指只是在我的龟头上拨弄几下阴茎就完全硬了起来。
我也不示弱的双手用力的捏着她浑圆的臀,因为被她的口堵住在加上我有一点感冒所以我呼吸已经很困难了,在不摆脱那能杀人的红唇的话我恐怕真的就要挂了。
「波!」的一声,我把嘴唇从她嘴唇的凌厉攻势下拉了出来。
「张姐,不要这么激动啊。」我说,但是手还留在她的臀上。
她看了看左右没有什么人然后把又另一只手捏了一下我的脸,「死鬼,两天没来找我了,是不是又找别的女人了。」「你是冤枉我啊。」我说。
「哼~我看你也没有,你的这里可比你本人要诚实。」她说着在我的龟头上用力的掐了一下。
说起来张姐也算是我进入这一行的启蒙老师,这里的鸭不止为客人服务,当空闲的时候也会和那些小姐胡搞,我虽然不是最鸭的,但是既然进了这里就没想过能守身如玉,结果第一天的「第一次」就给了张姐,那时候张姐已经是这里的一个主管,也就是人们口中的「老鸨」。
我那时候身体很差,全身上下就有一处「特长」但是就是这一处就把张姐制服了,张姐在我们酒店里人称「鸡王之王」,她的技术很厉害,单单是一双乳房就有很多玩法。一般的男人在她的身下能呆上二十分钟就算他厉害。但是我不仅呆了二十分钟而且还让她尝到了高潮的味道。所以她对我很赏识,在她的帮助下再加上本人的努力所以很快我就成了主管。
「你说要我帮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问。
「前几天新来的,听说是她被人强姦过,所以老公把她甩了,现在自己要养活自己又没有什么特长不像你似的,有这么个特长啊。」她说着又把她的魔爪伸到我的阴茎上大肆的摸了一番。
「那我能做什么啊?」我问,其实我差不多明白了只是这种事情还是由女人嘴里说出来好。
「刚才不是说了吗,她不知道怎么的不敢去接客现在便宜你了,去和她上床,让她熟悉熟悉就好了。」张姐有点醋意的说。
「好吧,张姐的事情我怎么好拒绝呢。」我说。
「她现在在八号房呢,你去吧!有什么事就打手机给我。」张姐说。
我点了点头,张姐带着我来到八号房,她指了指门口然后自己走了。我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我就看到一个女人坐在床上发呆,看到我进来后她立刻站了起来然后看样子好像很紧张。
「你……你有什么事吗?」她问。
我笑了笑,然后打量了一下,这女人也就二十五六岁左右,人长的很高差不多和我一样了。齐肩的头髮上染着不太和谐的金色。这人样子很普通,但是皮肤看起来不错,而且胸部特别的尖挺。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欧阳菲菲。」她小声的说。
一听这个名字我立刻联想到看过的小说,里面好像有这么一位,现实中的欧阳的好像不多,而且姓这个的大多是有来头。
我又打量了她一下,「脱衣服吧,我没多少时间了。」我说着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什么?可是……」她看着我。
「没有什么可是的了,你既然来到这里就应该知道要听客人的话,以后你的一切都靠客人,你也就不要想做什么贞节烈女了。」我说。
「我……」她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什么来,眼泪已经在眼睛里打转了。
我脱掉衣服后坐在床上,然后示意她坐下。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下来。
看到她坐下后我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我知道你心里想不开,可是既然你已经走到这条路上就要走下去,你不走也可以,可是你想过以后吗?如果你能想到什么好路不做这一行现在你就可以走。」我温柔的有点过头了。
她不说话了,看样子是在思考,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我趁着这个机会开始亲吻她的脖子。
「恩~~」她发出了奇怪声音,不知道是要拒绝还是要接受,我没有理会她在想什么而是继续从亲吻她的脸,最后来到她的嘴唇上。
我的嘴唇夹住她发烫的嘴唇轻轻的吮吸着,但是她始终闭着嘴我的舌头只能来回的替她刷牙。我拉过她的左手放在我勃起的阴茎上,她的手甫一接触立刻触电般的缩了回去,我又把它拉了过来。
我一边亲吻着她的嘴唇一边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她的另一只手立刻过来想要阻止但是被我在半路就给拦了下来。现在她的身体基本上已经被我控制了,她抓着阴茎的手已经开始上下的套弄起来同时紧闭的牙齿终于开了一条缝隙,但是已经足够了我的舌头钻入她的口腔同她的舌头搅动在一起。
她的呼吸变的沉重起来,而且口中唾液也多了不少有些好通过舌头的运动运到了我的口中。我品嚐着她略带有甜味的口水双手在她的腰部将她的腰带解了下来。
我利用体重的优势将她压在床上,她的左手立刻离开我的阴茎同右手一起抱着我的脖子,温暖的嘴唇一直不肯离开我的口。
我自己脱衣服的速度很快,同样脱女人的衣服的速度也不慢,很快我就把她扒光了放在床上。
女人果然还是脱光了要漂亮些,我打量着眼前的这个「赤裸羔羊」。她把手挡着眼睛上,双腿夹的很紧,三角地带的体毛同她洁白的皮肤相互映衬着。她没有说话,专心的在那里等待着我的宰割。
我轻轻的压在她的身上,然后张口含住她柔软的乳头轻轻的吮吸着,同时舌头在她的乳尖以及乳晕上不断的摩擦。
「恩~~恩~~」轻微的呻吟声从她的喉咙发出,这就是她动情的信号,听到这个我开始用力的吮吸起来,同时双手在两个乳球上加大了力度。
她的手慢慢的从眼睛上拿了下来,然后放在我的头上。我抬起头看了看她,她还是微闭着双眼。
我的嘴唇离开了她的乳房直接来到她的三角地开始了新的攻击,我双手用力的分开她的腿,我闻到了一股微微的腥骚气。猛嗅了几下我伸出舌头舔着她发黑的阴唇。
「恩~~~」她开始享受起我的口交来,双手更加用力的按着我的头同时两条腿也分开了很大的角度。
我用嘴唇夹住她的阴唇,像吮吸她嘴唇一样吮吸着,她的阴道内不断向外喷出热乎乎的气体。我把左手的小指插了进去,哪知道一进去她的阴道立刻将我的手指包围,而且还产生了吸力,热热的,湿湿的,滑滑的感觉不断从手指上传来。
「真厉害。」我心想,我要是有这么个老婆我一天得干上好几回。在她的阴部玩弄了一会后我直起了身子,左手扶着阴茎来到她的双腿间。
还没有等我说她已经自动的分开了双腿,我右手分开她两片阴唇腰部一用力阴茎便插了进去。同我的手指一样,阴茎插入后立刻被热热的软肉包围,一股强大的吸力让我不自觉的插入,但是身体却又自然的产生抵抗力,就这样我不怎么费力的开始了抽动。
我跪在床上,双手把玩着她的乳房,她的双腿自然的盘在我的腰间。
「恩~~恩~~啊~~啊~~~」她的呻吟变成了叫床,好在这房间的隔音效果还不错。
这么舒服的身体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我卖力的抽插着。
也不知道插了多久我感觉到更为强大的吸力从阴茎上传来,这时我也不反抗了,伴随着她的吸力我用力的将阴茎插到她的子宫口。
「啊~~~~」她大叫一声后便不再动了,双脚也慢慢的从我腰上滑了下来。
她是到高潮了,可是我还没有,等到她安静后我想继续抽插,但是却发现了一件怪事,我的阴茎被她的阴道夹的紧紧的想动都动不了了。
我用力的向外扯了一下。
「啊!」她痛苦的叫了一声。
「这是怎么了?」我问。
她立刻坐了起来,双手支撑在床上,「我……我也不知道。」她用力的向后退,但是丝毫不起作用,我的阴茎被拉扯的火烧一般的疼。
在这里做了这么长时间我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们弄了半天也没拉出来。
我没办法只有拿起手机给张姐打了电话。
「哈哈哈~~~」张姐一进门就大笑起来。
欧阳菲菲的脸红了,她低下头不敢看我。我望着张姐尴尬的笑了笑。
「这是怎么回事啊?」我问。
「菲菲是太紧张了吧,以至于这里都痉挛了。」张姐说着伸手到我们的连接处按了几下。
「好了,看看可以了吗。」张姐说。
我慢慢的动了一下,然后把阴茎拉了出来。
「谢谢。」我说完穿上衣服跑了出去。我一口气跑回自己的房间然后躺在床上喘着粗气。阴茎上沾了许多欧阳菲菲的液体,粘粘的很难受。我站了起来拿起一条新内裤向卫生间走去,想洗个澡再说。
卫生间离我的卧室还有一段距离,我内裤放进口袋里走了出来,一走到大厅迎面出现了一个胖子。
「小谢~~」他热情的招呼我。
我一看,原来是宋老闆。他是这里的常客,经常光顾我们的生意。他是广西人,在这里开了一加丧葬用品店专门卖棺材,骨灰盒的,记得有句话说:穿在杭州,住在苏州,吃在广州,死在柳州。柳州的木材是出了名的,所以这家伙的生意一直不错,不过像他这种发死人财的早晚都会受报应,我到是希望他在受报应前把欠我们的钱先还清。
我看了看表已经11点多了,我居然和欧阳菲菲搞了两个小时多。
「宋老闆,怎么今天这么早啊。」我说。
「早才好,没人和我抢小姐啊。哈哈。」他笑着说。
我也跟着笑了几声然后叫过一个手下带他去后面的房间,我的阴茎现在难受的很,刚才做了半天只顾感歎了,自己的「水」还没放出来呢。想到这里阴茎上似乎更加的痒了,我立刻向洗手间跑去。
一进洗手间我就把门锁上了,这个洗手间是男女共用,我可不想让人看我是怎么样换内裤。
「怎么这么着急啊。」一个声音响起。
「啊。」我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原来是张姐,她正站在我身后笑瞇瞇的望着我。
「大姐,不要吓我啊!我要洗澡换换衣服,刚才弄的我难受死了。」我说。
「谁叫你那么着急,现在可好你先让她爽了,以后她就没多少机会享受了。
你不是害她吗。」张姐姐说着走了过来,一双手解开了我的皮带。
「没办法她那里太舒服了。」我说。
「哦?比我的还好吗?」张姐说着把我的阴茎拉了出来放在口中吮吸着。
「她哪能比的上姐姐你啊。」我说着把手放在她的头上,然后轻轻的前后晃动着腰部,阴茎在她的口中同她的舌头以及牙齿摩擦着。
我闭上眼睛享受着这分快感。
「我实在是想不到她怎么会被人强姦的,我要是他老公就决定不离她的身边一步。」我说。
「你到想的美,刚才你不是也见识到厉害了吗?我听说她老公在和她做的时候也是因为刚才的原因后来找医生才让他拔出来的,你面子上过的去吗。而且强姦她的那个人最后也没有跑掉。」张姐吐出我的阴茎说。
「那我是走运了。」我笑着说。
她笑了笑不说话了,专心的吮吸着我的阴茎。不愧为「鸡王之王」一条柔软的舌头如神龙般上下飞舞舔的我连自己的祖宗差点都忘了。
我的手用力的按在她的头上,过了一会,她吐出了阴茎然后自己把上衣脱了下来,露出了她丰满的乳房。
她媚笑了一下然后伸舌头往自己的乳房中间滴了几滴口水,然后用两个乳房夹住我的阴茎上下左右的摩擦起来。
「啊~~」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张姐一边用乳房摩擦着阴茎一边伸出舌头舔着龟头,一阵阵的酸麻从尿眼处向我的身体四散开去。
「姐姐你还是这么厉害啊。」我由衷的说。
「不要只让我给你舒服啊。」她说着鬆开乳房站了起来。
我立刻蹲了下来,双手抓住她裤子的两边轻轻一拉她的裤子就脱了下来,我双手扒着她的两条腿,用舌头在她的阴部一阵阵的猛舔。
「啊~~啊~~~~」张姐大叫起来。
一股酸酸的鹹鹹的液体流到我的口中,我照单全收。张姐大双腿又分开少许。我的舌头在她的阴部以及肛门附近来回的舔了一会最后插到她的阴道中模仿阴茎的动作抽插起来。
「恩~~恩~~」这一阵阵的呻吟刺激着我的耳朵,刚才没有得到充分享受的阴茎现在阴茎完全準备好了。
我站了起来亲吻着她的嘴唇,双手手在她的乳房上玩弄着她的乳头。张姐的乳房除了柔软,坚挺之外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她有三个乳头。第一次和她做的时候我吓了一跳,在她的左乳头的下面还有一个乳头,也正是这个乳头让她的乳房魅力大增。
她把我的阴茎夹在双腿之间,我轻轻的抽动着。她的手紧紧的抱着我的腰。
「滴~~~」电话响了,我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是经理的号码,我刚要接张姐一把把手机抢了过去。
「先把正事做完。」她说。
我笑了笑,然后关掉手机。我把阴茎对準她的阴道用力的顶了进去。
「啊~~~」在张姐放蕩的叫声伴随下我开始了抽插……当张姐走后我几乎没有力气从厕所走出了,我一出厕所一个同事就跑了过来,「谢哥你上哪去了,经理找你去吃饭呢。」「知道了,你先忙去吧。」我说。
我回到了房间,準备的新内裤也髒了,看来今天只能轮空了。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12点多了,只要过了中午就是我们开始忙的时候了。
「啊。」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同两个女的做都没带套,真是麻烦,我不是怕女人怀孕,这里的女人除了爱滋病之外的性病基本上都得过,所以无论做什么都要防着点。
「小谢,在吗?」经理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我勉强站了起来。
「请进,经理。」我打开了门。
「正好你在,今天一定要你去帮忙了,上次拉过的那个赵总指明要你去和她吃饭。」经理说。
「好吧。」我一听经理说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里的鸭也有不够用的时候,一旦出现这情况我们上到经理下到内勤都要上阵,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认识的赵总。
我拿起外套和经理走了出去,开始了单调却充满味道的工作….